乱世小卒

一个“所幸”,道出千言万语

【多CP】时时刻刻

01

手术刚刚结束,挺成功。没白耽误凌远的一顿晚饭。

走出更衣室,瞥一眼窗外。

这是……下雪了。

凌远按了按自己的胃,想着先去办公室拿把伞,再去随便吃点东西,别让自己的胃闹起来,让自家小狮子担心。医院食堂肯定是没饭吃了,附近……门口那家馄饨摊不知道还开不开了……

一边想着饭辙,一边开门。却意外闻到一阵饭香。

“老凌,你是不是又没按时吃饭?”他的小狮子在他面前,耀武扬威。

“熏然?你怎么来了?”

“三牛哥说你临时加了一台手术,晚饭没吃就去了,你说我能在家呆得住吗?”

“这个韦三牛,我……”

“你敢因为这个罚他,你今天就睡沙发吧。”

“不敢不敢,这不是生气大雪天的还劳动我家小狮子嘛……”

02

“也就是你,要不就这天气,小爷才不出车呢。”

“哟,小赵医生这是要朝我收出租车钱啊?行,晚上回去床上给。”

不眠不休忙了几天的收购案终于有了结果。谭宗明走出会议室的时候,满身都是疲惫。瘫在沙发上,划开手机锁屏,却意外看到自家小男友说要来接他的微信。

16:03
下雪了,我去接你吧。

20:34
我到了。

我马上下来。

“来的刚好,我这儿刚结束。”

赵启平本来在家休班,可看着外面的雪越下越大,实在是不放心自己忙了几天的爱人自己开车回来,便自顾自开车出了门。一路开到盛煊,雪迎着挡风玻璃过来,赵启平几乎看不清分道线。

这样的天气,换了其他人,他赵启平断然是不会冒这个风险开车的。

谭宗明走下楼,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笑意。他的爱人,来接他回家了。

03

这一夜,还有一个胸外科医生,在医院大厅遇到一个刚刚出院却赶上下雪打不到车的警察,鬼使神差邀他去家里吃饭,后来成了室友,再后来成了爱人。

这一夜,还有一个尽职尽责冒着大雪上完晚课的唐老师,遇上另一个在实验室一泡就是一天,全然没发现下了暴雪的许教授。

这一夜,还有一个白衣翩翩的公子和一个红衣男子相伴站在琅琊阁,打趣国丧时蒙大统领哭的有多假。

这一夜,还有一个小裁缝遇上了一只花孔雀。

一个退伍大兵遇上一个大提琴手。

还有……还有……

04

这车,似乎就是他们俩人的桃花源。

一切风霜雨雪,都进不到这里。

一切明枪暗箭,都进不到这里。

因为,

他的爱,愿意冒着满天大雪,接他回家。

他的爱,愿意替他挡住刀剑,护他周全。

“阿诚,走,回家。”

“好的,先生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脑洞源自生活。
老爸冒着暴雪大晚上的开车接我,雪真的是迎着挡风玻璃砸过来,完全看不清路不说,右侧雨刷器上还结了冰,导致视线更不好了……到家的时候挡风玻璃结冰,前面车牌子上糊满了厚厚的一层雪……
真的,给老爸比心,超级爱我老爸~也就是我老爸,能这么勇敢,这种天气敢开这么远,就为了接我回个家。毕竟我坐地铁也能回家。

多CP的故事讲的有点像《时时刻刻》,所以取了这么个名字。爱,也正是在点点滴滴,在每时每刻,时时刻刻。

【庄季】【蔺靖】清泉

@楼诚深夜60分

关键词:清水

文中的逻辑错误啥的……我尽力了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1

天才多多少少都有毛病。

庄恕也不例外。

庄恕治病,要求很特别。

他要求所有来此治伤的江湖中人,双手浸入医馆门前的清泉,发誓今生残年,洗刷从前过错。

有错害者,求得其宽恕
有暗害者,昭告天下洗其冤屈
......
前半生一切尘垢污秽,用残生一一洗去。

这要求太奇怪了。

庄恕一介医生,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些江湖隐秘?

没人知道庄恕是如何的得知。

人们只知道,所有没有按规矩办的人,他们的手,都不翼而飞了。而面对被匿名信叫来对峙的苦主,他们也只能一五一十,说出事实真相。

毕竟,一个没有手的人,又怎么敢不说实话。

人们都说,是因为庄恕医馆门前的清水有魔力。庄恕正是常年饮这水,才有如此医术,如此能力。

究竟这水有没有魔力,不得而知,但庄恕这人,这事,这水在江湖上是传开了。

02

这么多年,没了手的人,说多不多,说少却也不少。酒馆里的伙计,茶坊里的茶博士,每个人都能说出几个曾经的鼎鼎大名。他们说出的人名可能不尽相同,但是,他们一定会说到一个人——修敏齐。

之所以所有人都记得他,实在是因为他做的事情太令人难忘。人们可能不会记得自己某年某月在街边小店点的汤,却一定记得汤里的苍蝇和店小二理直气壮的视而不见。

如此说来,修敏齐大概就是这个店小二了,而且还是放了苍蝇在汤里的店小二。

03

修敏齐是仁和山庄的庄主,从前的。

仁和山庄的少庄主修彤为人仗义,虽然武功不算高,但却乐的锄强扶弱,无奈年少轻狂,遭人暗算,身受重伤。

这可急坏了修庄主,带着重伤的修彤连夜赶往庄恕的医馆。过了许久,门开了,庄恕面无表情,望着来人。修庄主也不知触了什么霉头,只得低声下色,求庄恕救人一命。

“行啊,治,但这医馆的规矩,你知道吗?”

二人抬头,只见一个眉目俊朗的年轻人从里间走出来,朗声问道。

“略有耳闻,但鄙人却不知有何错害、暗害过他人,一生坦荡。该如何做,还望明示。”修敏齐又恢复了一派君子模样。

修敏齐低头拱手。

那年轻人暗中扶了庄恕一把,偷偷在他耳边说了什么,似是在安抚他的情绪。

“好啊,那你把手伸到门前的清水之中即可,之后的事情,就看这泉清水,如何处置了。”那年轻人脸上的表情戏谑,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。

之后的事情大致也能猜到了。一封匿名信,细数修敏齐是如何用药暗害了仁和山庄上一任庄主,并把一切罪责推到丫鬟淑梅身上,又害死了丫鬟淑梅。

但修敏齐看过以后什么也没说。

直到朝廷下达海捕文书,缉拿修敏齐,公示其累累罪行。

他仍矢口否认。

直到他的手没了。

04

“三儿,走了。”

“不去不去,每次都被那个为老不尊的人秀一脸。”

“你还怕他秀,嗯?”庄恕用实际行动回应。

怀里被吻的七荤八素的人,眉目俊秀,朗若星辰。

“蔺晨,你猜,谁来了?”

琅琊阁里,一个面容酷似当今,啊不,先皇的人,一身红衣,走入阁中。

“还能有谁,肯定是那两个小没良心的。我琅琊阁都快变成朝廷的捕快了。”

“怎么,蔺先生这是不愿意被朝廷收编了?”

红衣人原本要递过去的榛子酥一下子收了回来。

“哪有?自然是愿意帮着美人儿收拾河山的了。”

阁主凑过去,就着美人儿的手,吃着榛子酥。

“陛下......”季白看见阁中来人,不由自主的见礼。

“陛下什么陛下,你还想让景琰被朝廷里那群傻老头累出病来啊?”

阁主一扇子敲在季白头上,高手榜第二的季白愣是没躲过去。

品着桃花酿,四个人在花下起坐畅谈,醉卧花间。

“三儿,我想废了这医馆的规矩,我不想你...我不想你再冒险闯入戒备森严的私宅,就为了斩断一双手。”

“也行,听你的。只是这泉清水的传说,怕是要断了。我还等着什么时候我辞去官职,靠着卖水,挣点零花钱呢。”

“不用。我养你。”

05

传说怎么可能断?我的怀里,已经有了这世上,最清的水。

那一年,你摔进我的医馆,鲜血淋漓。醒来听说了我这医馆的规矩,二话不说伸手入泉。吻过你手指的泉,才是最清的水。你大约是我在这浊世中,唯一的清明。

“你只管遵从你的心,治病救人。惩恶扬善的事,有我。”

那夜耳畔的低声细语,似清泉石上流。这世上已然有了最好的捕快,又何必逞一人之能,妄图澄清浊世。

2018.3.13
就是想写
想记住这一天

缺少一个野蛮生长的理由
更缺少野蛮生长的勇气与毅力

大约是因为我还没经历过黑暗,没见过,我生命里的那道光吧

清和润夏太太的《情寄》
心头的白月光
最好的荣方
最好的楼诚